现金购彩

                                                                来源:现金购彩
                                                                发稿时间:2020-07-04 17:44:00

                                                                更令人不齿的是,罗冠聪一心只为自身利益着想,甚至不惜破坏香港、破坏香港750万市民的安定生活,却依然大言不惭地宣称,自己是“钟意香港”。这真是令人好气又好笑。真正“钟意香港”,又怎会鼓吹暴力,挑唆年轻人走上街头,以戕害香港下一代的方式向政府施压,让香港陷入史无前例的撕裂和动荡?真正爱港如家,又怎会到处唱衰香港,动不动就“告洋状”,卑躬屈膝乞求外部势力干预香港、制裁香港?就在7月1日,罗冠聪等乱港分子,还以视频连线的方式出席了美国国会听证会,他公然要求美国继续帮助暴徒,还扬言希望国际社会建立机制使中国受到惩罚。反复鼓动外部势力制裁香港,摇尾乞怜外国政客为暴力撑腰打气,妄图让香港继续乱下去,这种赤裸裸出卖香港和国家利益的行径,算是哪门子的“钟意香港”?事实摆在那里,

                                                                他所谓的“钟意香港”,不过是“钟意”自己的利益;他声称的所谓“国际线”工作,其实就是勾结外部势力的卖港勾当。

                                                                近日,刚刚宣布退出“港独”组织“香港众志”的罗冠聪在脸书发文,承认他已在香港国安法生效前离开香港,宣称离开“是痛苦的决定”。同时,他还不忘将这一行为美化为“付出”,并鼓动“手足”继续对抗。一看形势不对,就脚底抹油、拔腿开溜,这算什么“痛苦的决定”;一有风吹草动,就自己先跑、抛弃同伙,这又算哪门子“手足”。有看不下去的香港网友嘲笑道,“完美演绎叫人冲、自己松”。任谁都能看出,罗冠聪此次“遁走”,不过是心生惧怕。

                                                                对此,叶刘淑仪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港内一些人士不必对由内地公安或国安部门官员领导驻港公署业务工作“大惊小怪”,“港英时代”就是这样的安排。曾在港英政府任职的她回忆称,当年警方政治部由英国军情五处、军情六处直接领导,驻港英军也有情报人员,只是彭定康任港督时故意将这些建制“斩手斩脚”,使得类似建制在香港回归后长期未得到重建。她强调,由中央重要部门来领导驻港公署的工作,对香港的国安事务而言,是一件好事。

                                                                于此同时,哈里斯县法官莉娜·伊达尔戈也于4日当天在全县范围内下达命令,禁止10人或10人以上的户外集会,该命令至少会持续到8月26日。

                                                                针对一些声称“公署不受任何监督,可能滥权”的声音,叶刘淑仪则表示,如驻港国安公署的职务行为代表的是国家行为,则但凡主权国家的国家行为都存在若干豁免。她举例指,现在中央驻港机构如中联办,其人员生活行为一直都很尊重香港法律,但其职务行为是国家行为,因此享有豁免。她又指,其实不仅国安法,香港本地法律也有类似安排。“香港的《释义及通则条例》第66条就规定了国家权利的保留,这是港英政府留给香港的法例之一。在英国也有一些条文是所谓‘皇家特权’即‘政府特权’,都属于国家行为的豁免。”

                                                                国安法生效后,香港警方共拘捕逾三百人,其中十人涉嫌违反香港国安法。在这十人中,一名在电单车上悬挂“港独”旗帜并骑车连撞三名警察的嫌疑人3日下午被提堂,被控“煽动他人分裂国家罪”和“恐怖活动罪”,另外九人则于同一日被准许保释,是否会被以涉嫌违反国安法的罪名检控尚不确定。在这一背景下,担忧“轻判纵容”和“过于严厉”的声音同时在香港社会出现。

                                                                形势对他不利,就第一个飞往国外;国外疫情严峻,就火速逃回香港。如此丑态百出,也充分暴露了其为人之自私。

                                                                对此,叶刘淑仪表示,国安法才生效三天,尚处在与香港本地法律和执法程序“磨合”的过程中,到底哪些具体行为可被认定为触犯国安法,需要律政司逐步给出清晰的专业判断。她强调,分析每一例案件时,厘清嫌疑人的意图,对判定一个人到底是触犯国安法还是香港其他法律非常重要。“比如一个人拥有一些可能涉嫌‘港独’口号的宣传品,拥有宣传品本身可能不会违法,但如果这是有组织的行动的一部分,则很可能存在问题。”

                                                                对于一些法条的模糊之处,她不认为这将对执法的有效性构成难题,亦不会像部分反对派人士声称的那样,在香港形成“文字狱”或“批斗潮”。“有些条文未列明具体情况,是因为未来可能存在新的手段,现在尚无法预判或掌握”,叶刘淑仪称,未来或可考虑为国安法订立附属条例,详细列出不同情况对应的不同处理和制裁方式,这可以保证更准确的执法和司法,也符合普通法系的特点。